阿壹

cn安乐/莫须有
昵称阿壹,或者随便怎么叫
是个容易被讨厌的情商超低的人

© 阿壹 | Powered by LOFTER

『。』

有时候,死亡不一定是一件坏事。

莫须有这么想。

-

莫须有醒来的时候,不知道是多久了。鸦云在头顶浓烈厚重地翻滚,有断断续续的白色冰线落在自己身体有感觉的地方,然后化开,由原本的海底触感带为原本的极地气温。莫须有的脖颈的地方有什么棱角凹凸不平的方状的硬物抵着,硌的她脑袋生疼。莫须有试着找了找自己几乎没有感觉的双手——腕的地方附近整体发麻呈现痉挛,但还没有印证她那种消失的可怕的臆想。

消失啊……

莫须有想想自己最开始那个荒诞的想法,背往后放力想笑两声——然后她的脑袋被梗得更难受了,边角处被磨得破损的东西磕起柔软的皮肤的时候真的是不要命的疼。莫须有动动发软的手指,勉强靠着仍有感觉的肌肉拉住...

『梁中梦』


非雪不记得自己到这里来的理由了。
非雪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画书里那种鬼灵被打得散形般曲折蜿蜒、像是某人的诡谲笑脸的鸦青纹路,嵌进苍白的幕纸里。
非雪的身体被放置的堪称诡异,就跟乱葬岗那边被抛弃的尸体般扭曲;眼睛上还结着层硬质的红色壳子,估计是头发里那个伤口开裂了,血顺着额头淌下来,现在凝成了壳。非雪身子用用力想要坐起来,他有些在意自己怕不是耽搁了给小少爷送东西的时候得赶紧的去认罪——他发现自己除了头脑以外竟全身发麻,微使点儿劲就寒颤地酸疼——这个时候非雪才意识到,他竟然在夏至时节,躺在雪地里、甚至是已经嵌进去的程度。
脑袋和腿上的伤还在辣辣作痛,怕是被雪层泡了不知时日几何。那群家伙就是喜欢在不好认罪...

[江有川。]

  [ 江有川。 ]

江有川就要十四岁了。
是周岁十四。江有川是非常正宗的初二生,尽管半个月内的每一天她都会和那群看上去纯真得傻死了的同龄人照面,因个人理论与心理年龄严重不符社会现实而心躁——他才初二、而义务教育法不可违抗、他还没有离开父母也可以活的风生水起的能力这些事,是哪怕使用了现实宝石也无法改变的事实。

……江有川半个月可以回一次家,但那样她还不如被关在学校里。
江有川生在河流萦带的小城,与国家的关系差不多是仙台于日本;虽然不记得有没有搬过家,但是至少目前为止住的地方离那条护城河般的水流带算远的了——所以江有川甚至觉得,自己可能因为这个原因才叫作江有川。
江有川生在一个他不太喜...

随笔

人类这种东西啊,
「只有永远不去追寻才会拥有永远拥有憧憬的一生。」
「只有不进行改变才可以始终如一的活着。」
「只有无趣的人才会拥有有趣的人生。」
「只有无趣的人才会拥有有趣的人生,」
「只有胆小怕事才可以成为理想中大胆的家伙。」
「只要你力图成为一个被全世界排斥同时告诉自己排斥着‘自己以外’东西的人,
你就永生不会感到孤单与痛苦。」
以上。
白绯曾经无数次无数次吐槽着莫须有这奇特的人生信条;然后对着莫须有敷衍的应答却什么都骂不出来。
事实上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因为莫须有的一生实在是太长太长了。长到令人绝望的程度。
因为没有人可以深刻了解到那种在坟墓里抱着墓碑与大地,在雨夜与带血丝的干涩瞳孔一起入睡的坠毁感。
————...